广州政治教研 - 轻松从此开始!

广州政治教研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师专业化 >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江苏高中教学考察体会

时间:2012-09-11 01:28来源:市教研室 市教研会 作者:市教研室 市教研会 点击:
基础教育的重要使命是为学生生命个体的成长和发展奠定基础,这一工程贯穿在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各个方面。日前,笔者随团参加了本室组织的江苏高中教学考察活动。这次考察活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江苏的基础教育在全国处于领先水平,他们的办学模式、课堂
基础教育的重要使命是为学生生命个体的成长和发展奠定基础,这一工程贯穿在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各个方面。日前,笔者随团参加了本室组织的江苏高中教学考察活动。这次考察活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江苏的基础教育在全国处于领先水平,他们的办学模式、课堂教学、区域教研、教师专业发展等方面的做法和特色与同为经济发达地区中心城市的广州相比,的确有很多令人深思的地方。特别是在育人方面,感觉他们起点高、眼光远、做法细、重实效,置身于他们的校园和课堂,感觉育人处处在、时时在,亲切和谐,朴素无华,有“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整体感受。笔者根据考察的见闻,结合广州本地的思考,谈几点个人体会。
一、在办学理念上,他们真正做到了“以人为本”
理念属于哲学的层面。我认为办学理念不是一两句口号,也不是校训或者学校特色,而是学校发展中的一系列教育观念、教育思想及其教育价值所追求的总和,是学校自己的教育哲学,是渗透在学校教育教学工作中的精神内核,是隐含在学校物质表象背后的文化特质。文化是根,思想是魂,一个没有办学理念的学校必然是像缺乏根和魂一样的行尸走肉,同样,一个仅仅停留在口号和标语宣传的学校,也难以产生自己的特色和持久的魅力。这些年,我们看到几乎所有的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都热衷于炒作“教育理念”,但是鲜有让人记忆深刻的,不少所谓的好学校要么“昙花一现”,要么给人瞬间的“惊鸿一瞥”后,剩下的是“千校一面”。也许是我了解的学校不多,看的不多,没有很详细的对比,但是这次考察,在办学理念上,我们的所看到的几所江苏名校,即使是外表,也给了我们心灵的震撼和思考。
现代的办学要以人为本,这是大家的共识,在我们广州这边也落实得比较火热,但是现在各行各业都讲以人为本,讲科学发展观,教育作为一个独特的行业,关系到人的终身发展和民族的可持续发展,以人为本的独特内涵是什么?它落实到学校具体的教育教学的工作中又有什么表现?我认为一句“以学生为主体”并不能回答问题。看了几所江苏名校,我认为他们在几个方面做得比较令人信服:
第一,树立科学的学生观。以人为本,首先是以学生为本,以学生为本,不仅仅是以学生为主体这么简单。感觉在我们平时的听课中,大家比较多地强调学生在教育活动或过程中的主体地位,于是在课堂教学中和课外活动中突出学生的主动参与、积极参与,这一点在新课程的课堂教学中更加突出。但是我们在听课中发现,课堂教学越来越呈现“千人一面”的现象。比如高中思想政治课教学,有一段时间我们看到几乎所有广州市的老师上公开课都是把学生分成几个小组,每个小组上讲台汇报调查结果(或者探究主题、角色扮演等),然后其他同学评价,最后老师总结。感觉课堂很热闹,但很形式主义,文化味不浓,思想性不高,真诚感几乎没有,结果听的课多了,就没有什么新鲜感,感觉不到出彩的地方。课堂应该是一个焕发生命活力的地方,学生不是一个知识的容器,也不是马尔库塞笔下的“单向度的人”,学生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有自己的个性,他生活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中,在一定的文化背景下,是“未完成的人”,是“发展中的人”,因此,教育必须充分认识到学生的天性、兴趣和需要。我认为以学生为本,就应该站在学生生命成长和未来发展的高度尊重他们的选择,发现他们的潜能,并为他们各种可能性的实现创设环境平台。比如苏州中学,它们可以不计较高考状元和高分,而放手让自己一流的学生去报考日本、新加坡、欧美的名校,学校尊重学生自己对未来的选择。常州中学,金陵中学等名校也是这样,他们培养的学生,目标不仅仅是拿800份,拿状元,拿奥赛冠军,而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大师级人物、社会的领袖等,这与很多学校热炒高考状元相比,完全是不同的档次和境界。有人说,这样办学,是为别人培养人才。但是他们的校长认为,这些学生在国内受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他们的性格和品质养成是在国内,他们的根基在中国,不担心他们以后不回报祖国,无论是以什么形式。“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我在想,人是自利的,但人也是有感情的,一个如此宽容和尊重学生理性选择的校长,他和他的祖国也必定会得到学生的加倍回报。尊重和爱都是相互的。我们经常有人引用J·肯尼迪总统就职演说中的一句话“不要问国家能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你们能为国家做些什么?”来教育青年的责任,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美国人同样相信, “这个国家值得你爱,是因为它允许它的国民选择不爱它”,很富有哲理。所以我们在苏州中学看到,学生可以不穿校服,但同样看起来像学生,而且具有名校学生的气质;在常州中学,学校可以放三天假让学生去做研究性学习,这是大手笔;在金陵中学,校长可以为了一个电脑偏才的求学上书省委书记甚至教育部领导,可亲可敬;南师大附中的校训“嚼得菜根,做得大事”,平凡中掩盖不住它的贵族气质;而听说中的栟茶中学,则始终坚持平民教育的理想,从最差的学生抓起,不放过一个学生,让每个学生都有进步,让农民的孩子都读出去,实现“知识改变命运”的理想。所以,只有把学生当作大写的“人”,才会超越具体的课堂和书本,促进学生素质全面而有个性地发展,为学生提供终身发展必备的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激发学生终身学习的愿望,发展他们终身学习的能力,引导学生占有人类共享的普遍价值观,养成负责任的生活态度,具有基本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从而具备思考并规划人生的能力,切实奠定“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与他人共同生活和共同工作、学会生存”价值支柱。如此,我认为才叫作为“人”的丰满奠定根基。反之,如果我们仅仅停留在上级行政部门的评估,或者为了教学政绩,或者为了状元,为了800分,那学校教育中的所谓以人为本,不仅少了一份真诚,也少了一份真实。
第二,坚持人性的“教师观”,这也是以人为本在学校教育中的重要内容。在现阶段,教师这份工作还只是一份谋生的职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毕竟是悬挂在头顶的星空,更多的是表达了人们对这个职业的一种美好期望。在社会越来越浮躁的今天,如何关心教师这个“弱势群体”,不仅仅是党和政府的事,也是学校自己的事。但是我们发现,讲到关心教师,往往是收入、住房、福利等等讲的多。但教师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个高收入行业,即使在发达国家也如此。教师是一份普通的职业,但应该有更高的精神追求。如果说学校教育要为学生生命个体的成长和发展奠定根基的话,那么,作为教师,学校就要为教师职业的锻造和发展构建平台并使老师们享受到职业提升的精神喜悦。先看常州中学的一堂公开课教案上老师的介绍:
“向永知,华东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常州市高中政治兼职教研员,常州市骨干教师,常州高级中学教科员,中学高级教师。曾获常州市区、大市高中政治优质课评比一等奖;第六届全国新概念论文评比一等奖;江苏省第五、第六届“园丁杯”论文评比一等奖;04、05届 “师陶杯”论文一等奖;第九届“五四杯”一等奖。在国家级、省级刊物发表论文30余篇。”
我关心的不是这位老师头上的光环,而是看到一个老师有如此多的参与的机会,这些参与不仅为老师带来荣誉和专业素质的提升,更重要的是给老师带来巨大的精神上的职业成功感。我们后来进一步了解到,常州中学的那次公开课面向省内外,但开课老师主要是中青年教师,每位老师不仅思想上重视,更在行动上积极准备,从备课到试上,从组内研讨到调整教学设计,再到实际教学,都烙下了集体智慧的痕迹。课堂上的动态生成性资源也在很大程度上锤炼了教师们的教学机智。这样同伴互助式的研究与教学方式,不仅使教学设计更为科学与合理,更使同事关系在讨论、质疑和交流中得到了融洽,教师文化得到了优化。这样的活动,就为中青年教师展示教学特色、寻求自身专业突破提供了平台。联想到我们广州,最近几年,围绕教师收入很是有一些声音和响动。但靠政府增收毕竟很有限,如何在教师队伍建设中把老师们引导到职业精神的追求上去,的确是一个紧迫的话题。老师们的工作是为了生活,生活的目的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物质和精神生活,而物质是有限的,精神却是无止境的。一个在职业上有更高追求的人,才会是一个积极进取的人,才会在教师这个平凡的职业岗位上散发出激情活力,延伸生命的价值。这就需要学校、教育行政部门等组织和团体多创造一些教师专业发展的平台。但是很遗憾,就政治学科而言,在广州,老师们参与的这些机会并不多。
人性化的“教师观”还包括管理。我们了解到,在苏州中学、常州中学、金陵中学等学校,35岁以上的老师都不用坐班。这是很人性化的。据说,作为一所农村中学,栟茶中学管理严谨,但贯彻却有人情味:教师住院或者有喜事校长会亲自去看,教师坐班只有6个小时,值晚班的教师第二天不排第一节课,可以迟来一个小时,中午值班的教师下午第一节课没有课可以补午睡,要求教师7:30到校,校长7:00就到了,校长不是检查教师是否按时到校,而是不让教师早到,他说:他们实在太辛苦了!
由此,我感觉到,我们教研员今后如何为一线老师的专业发展多做“嫁衣”,实在是大有可为。特别是是我本人现在负责教研会工作,更有挑战性。我们不可能给那些教研会理事很多物质报酬,但是一定要想办法改进教研会的工作方法,选好工作主题,提高工作的实效性,让他们感觉到在教研会工作确实能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和综合素质,有精神上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唯其如此,才能把他们锻造成全市中学政治教师的先锋队,为提高全市中学政治学科的教育教学水平多做贡献。
二、在育人环境的选择上,它们高度重视校园的隐性文化建设
我们参观的几所名校,外表都很朴实。比如他们的校门口,清一色的一块白底黑字的招牌,没有我们在广州看到的“省一级、绿色学校、××实验学校、家长学校、文明单位”等,贴满了标签;他们的校园也没有我们在广州看到的一些学校衙门一样的校门和皇宫一样的柱廊,有的只是素色的墙壁,低矮的建筑;他们的课室里不像我们一些学校武装到牙齿,只有一些基本的电教设备。但走进他们的校园,感觉很充实,有给人心灵震撼的东西。清华大学前校长梅贻先生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拿到这里看我们中学,我觉得道理也是一样的。比如踏进苏州中学校门,抬头看见就是校训“先忧后乐、诚信思勇”,千年前的范仲淹的思想今天在这个校园仍然在时时激励着每一个进校的学子,走进苏中的图书馆,墙壁上是校友吕叔湘的题词“立稳脚跟处世,放开眼孔读书”;南师大附中的校训“嚼得菜根,做得大事”足以影响和伴随学生一生;在金陵中学,校园的每一个小地方,比如楼梯拐角处,花丛边,行道旁,都有学生自己书写的格言,我记得有个高二学生的题言是“所谓不可能,就是等你去发现,所谓可能,就是等你去实现”,非常富有人生哲理;在江苏木渎中学,喝茶的一次性杯子上印有校名,还有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的题词“求学问、非学问、只学答、非学问”,学生端着杯子喝水时都在思考,你说还有什么更绝的?在这些学校,校史展览观是最精彩的,他们办学的历史渊源,名师辈出的辉煌,成就卓著的大批学子,深厚的文化沉淀,都浓缩在几间斗室的方寸之上。我们感觉到这是对学生进行德育教育的最好素材,不用老师讲,静静看,默默思,无声胜有声,润物细无声!!!可惜这次我们的时间紧迫,没能好好观览他们的校史展。
以上仅仅是简单的列举。但不难发现,这些学校非常重视育人软环境的创造。我理解这些应该属于隐性校园文化。正是他们对这些细节的孜孜以求的设计,走在他们的校园,感到一种暖暖的文化味儿,如沐春风,烦躁和尘世的心灵也变得宁静。流行的话说,高度决定影响力,细节决定成败,这些名校对“人”的深刻理解和在育人软环境上的精致设计,才会产生出那么多的大师级人物,而不仅仅是几个状元和专才,这印证了爱因斯坦的一句话,“学校的目标始终应当是,青年人在离开学校时,是作为一个和谐的人,而不是作为一个专家。”
能在这样的学校读中学,是一种幸福,不可奢求!
三、在课堂教学上,他们把内容和形式、为学与做人较好地统一起来
这次听课不多,但是仍然有很多亮点。
一是他们追求课堂教学的实效,特别是注意学科思想和知识的精神价值,不过于在乎形式和手段。苏州中学一位老师讲“用对立统一的观点看问题”,他引用了辽沈战役的战情分析和98抗洪、三峡工程等事例,尽管大,不一定贴近学生的生活,但是对于理解和掌握矛盾分析的方法非常适切有用。在金陵中学的一节语文课上,在没有预设和暗示的前提下,教师尝试让学生解读文本的内涵,感受对人文主题的文化思考,是一种大胆的突破和创新,它解放了学生的思维,给了学生无限发挥的空间,真正接近了“生成的课堂”的境界!无一例外,他们课堂上的课件并不一定做得很好,组织学生回答也不一定有我们广州的学生活泼热闹,但他们学生表达能力特别好,老师也点拨得到位,效果不错。
二是他们注重课堂教学中的育人功能,把为学与做人较好地统一起来。这一点对政治课堂教学尤为重要。常州中学的何老师讲三农问题,导入很有特色,也很成功:从和谐中国的MTV,到对“和”字的说文解字,再到朗诵一段《大象日记》的文字,给学生很真切的感悟,教师的言语表达也很得体。我们觉得这样的课堂最利于情感态度价值观的生成。德育工作要重视实践、注重体验,要创造情景,关注心理,让德育真正走进学生的生活。我觉得如果课堂上我们的老师都这样自觉地创设好的情景,那么德育的教育目的是可以“静悄悄”地达到的。显然,这需要教师有很高的文化底蕴和驾驭教材的智慧。因为,一个教师的文化底蕴,不仅决定着他理解、驾驭教材的能力,决定着他参与课程开发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只有教师具有丰厚的文化底蕴,才能创造一个丰富的课堂,才能带给学生以广博的文化浸染,才能让学生在广阔的精神空间中自由驰骋。我那天突发奇想,如果让我来为我们广州的学校选择政治教师,我很想尝试挑选大学读历史和中文专业的毕业生来教政治课,也许会让我们的课堂多一些人文味,少一些机械说教的色彩。
很显然,我的想法是那么书生气!
四,在区域教研的组织上,他们更微观,重实效
广州的教研是制度化的 ,每个月到了固定时间,几乎全城出动,浩浩荡荡。在与常州市教研员的交流中,我们也大略了解了一下他们常规教研活动的组织。比如他们的教研员每周二都要出去听课,他们也经常性地组织一些研讨课,但主要是解决课堂教学中的一些具体问题,比如教学内容的处理,教学方法的选择等。这些问题通常由教师主动提出来,他们也乐于承担研讨课的任务。我觉得这样的安排很好,而且具有强烈的问题解决意识,注重实效,对老师们的业务提升有很大帮助。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广州市政治学科的教研活动的主题确定和方法选择都应该向他们学习。
 
参观是走马观花式的,感想也是零散的,但感到有收获,至少引起了我自己对很多问题的思考,也在横向对比中看出了一些问题解决的思路。作为一个发达地区中心城市的教研员,要有自己的学术视野和认识高度,这种素质不仅来自自己的学习和实践,也来自横向交往的对比、反思和吸收。作为一个新教研员,我很赞同这样的学习和培训方式,也希望今后有更多这样开阔视野的机会。
 

 
(责任编辑:陈坚)
------分隔线----------------------------